更專業的餐飲媒體
投稿

經銷商的哭訴:為海底撈打拼13年,卻被無情“割喉”?

2019-06-26 11:12 來源:第一調味

近日,一個經銷商哭訴,刷爆了朋友圈:

他是海底撈最早的一批經銷商,見證了海底撈從籍籍無名到一朝上市天下知,辛辛苦苦為它打拼了13年,卻被無情“割喉”。

具體是怎么回事呢?

請看正文:一個經銷商的自白!

1 為海底撈打拼13年,我被“割喉”了

看著在我面前不停哭的張姨,我怎么也想不通,我們公司兩代人,賣了13年的“海底撈”火鍋料(編者注:本文中的“火鍋料”,實際為火鍋底料),給“海底撈”集團、頤海公司打拼了13年,最后竟被頤海公司折騰到公司解體、員工失業的下場。

 

6年前,47歲的張姨到我們公司,她小學畢業,我安排她做庫工,月薪3000多元。現在,她53歲了,孩子也上高中了,我的公司卻快解體了。包括張姨在內的幾十名員工,正因我們公司被“海底撈”突然“割喉”,面臨失去工作、家庭瀕臨困頓的局面。

2 前因后果

我是頤海(上海)食品有限公司鄭州經銷商,也是“海底撈”火鍋料從無到有的見證者。頤海公司曾是“海底撈”的全資子公司,后來為了在香港上市,把股權劃到了香港公司。現在,頤海公司、“海底撈”都上市了,我卻被一腳踢開了,連我的公司也被釜底抽薪了。

我不恨張勇,也不恨施永宏,我唯一恨的,是我自己,當初就不該輕信頤海公司的承諾,更不該自斷經脈,主動放棄別的品牌的經銷權,卻把公司的大部分精力、資源都傾注到“海底撈”上。

回首往昔,“海底撈”火鍋料2005年剛進入市場時,既沒有品牌力,更沒有銷售額,對廣大經銷商來說,完全是一個陌生的、不知名的火鍋底料品牌。當時大部分客戶都習慣吃牛油,“海底撈”底料使用的卻是清油,市場不認可。這時,頤海公司的營銷總監找到我媽,在他們苦口婆心的游說下,我們在毫無市場支持的情況下,成為了“海底撈”火鍋料在全國的第一批經銷商。

第一年,賣了5萬塊錢,之后也不多,每年十幾萬、幾十萬的銷量,因為不好賣,每次頤海公司發貨也就幾十件,一年才結一次賬。

  △圖片來自網絡  

2012年,我接手公司時,我們公司的年營業額近2000萬,但“海底撈”的年銷量只有70萬。這時,頤海公司的業務員跑來游說我,說要搞“廠商一體化”,并讓我放棄其它品牌,“品牌聚焦”,專銷頤海公司的“海底撈”,還給我畫了好大一張餅,說將來頤海公司做大了、上市了,一定不會忘記我。

當時,“海底撈”火鍋料在行業里沒啥影響力,在我們公司的銷量中,占比也很小,家人勸我不要聽你們的,怕將來公司如果一個品牌獨大,風險太大,可當時,我想集中公司的渠道、資源,干好一件事,我也認同你們的發展戰略,就聽了你們的話。

后來我才知道,你們的那個廠商一體化,在全國并沒搞起來,也就我們西北片區的幾個經銷商,傻乎乎的給你們試了3年,直到頤海上市。

為了幫“海底撈”搞“廠商一體化”,把公司的有限資源集中到“海底撈”上,我放棄了大橋雞精的經銷權(年營業額700多萬),公司另一主營品牌安琪酵母的銷售量也從1500萬以上縮小至1000萬。也按照你們的要求,把同行的競品“德莊”火鍋料也舍棄了(每年100多萬的營業額),開始集中精力幫你們做河南市場。

  △圖片來自網絡  

剛開始做時,市場打不開,大量的貨鋪下去又被退回來,公司每天都在虧損,我整天睡不著覺,親自去開發客戶,親自去做促銷。每天,我們頂著酷暑、嚴寒,給“海底撈”跑市場、找客戶,在河南省、鄭州市開發了一個又一個分銷“海底撈”火鍋料的客戶,甚至,我們還在公司資金極度緊張的情況下,自己籌措資金,去跟各大KA超市談鋪貨,承擔了巨額的進場費及條碼費。

為了快速幫“海底撈”在河南占據領先地位,我們公司把絕大部分人力、物力、財力都集中到“海底撈”品牌上,很多員工不理解,也有人離職,但我們還是把公司剩余員工的關注度、責任心,全都放到了“海底撈”。我們為此建立的團隊、招聘的員工、增加的硬件配置(專門為此采購了16輛新能源運輸車),基本上都是圍繞“海底撈”火鍋料設計,“海底撈”哪里有問題,我就到哪里“救火”。

短短幾年時間,我們就把“海底撈”火鍋料在河南的市場份額,從行業倒數第一推到了行業排名第一,雖然當時“海底撈”在全國的行業份額不到10%,但在河南鄭州這個區域市場,卻占到了50%,營業額也從當初的幾十萬元提高到了3000萬元左右。

  △圖片來自網絡  

即便我們不敢貪功,但這些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。而我們,也正是因為忠實貫徹你們的“廠商一體化”,使“海底撈”一個品牌的銷量,就占我們公司整個營業額的70%,“海底撈”成為我們企業生存發展的命脈!我還想著,跟著“海底撈”,是跟對公司、跟對人了。

2016年,頤海公司為了上市,要求我們做大業績,為了配合你們,我們克服一切困難,舉整個公司的力量去配合你們的上市戰略,不斷到市場去做促銷,去搶占更多市場份額,也因此承擔了很多不必要的損耗,可以說,頤海公司能夠順利上市,我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!

但是,你們上市成功后,承諾給我們5萬股股份,結果,至今都沒有兌現。

3 不斷升級的過河拆橋

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,頤海公司還沒上市,就開始對我們動手了。

先是,收走了我的省級代理經銷權,令我們的營業額,一夜之間減少了近千萬!更詭異的是,代理權限減少了,每年你們給我們定下的銷售任務卻一點沒降。但當時,我沒在意,覺得你們有自己的規劃,我沒有埋怨,反而把更多精力集中到鄭州市場。

那一年,雖然我被取消省代,但我在鄭州市場,把“海底撈”的貨,鋪到了全鄭州的商超、零售終端、批發市場等所有渠道,幫你們在鄭州市場多賣了整整1000多萬。

但是,更令我沒想到的是,你們在沒有任何溝通和協商的情況下,突然又在河南市場亂開了數百家形形色色的大小經銷商,有的根本就不具備經銷能力,甚至有些是曾因為擾亂市場被我們公司列入黑名單的。

結果,河南這個原本井井有條的樣板市場,一下子變得混亂不堪。可以說,正是你們亂開經銷商卻審核不力,導致整個河南市場價格混亂、竄貨嚴重、市場控制力大幅度下降、消費者口碑大幅下滑。

面對你們的種種管理混亂,廠商溝通扭曲隔離、市場一線監管服務空白無力,我無權干涉,也沒人聽我抱怨,我只能默默承受,埋頭去完成你們交給我的各項市場工作。

此時,你們為了解決市場亂象,更換了公司管理層,又開始將“海底撈”火鍋店的那種“合伙人模式”復制到“海底撈”火鍋料上,一夜之間,你們分布在全國的數以千計的業務員,變成了所謂的“合伙人”。

我相信,你們的初衷也是好的,試圖調動這些業務員的積極性,但你們卻忘記了一個基本的事實,這些所謂的“合伙人”年齡不一、經驗不一,此前在各個市場,只是負責給經銷商提供后勤服務,現在,卻突然大權在握,擁有任意開發經銷商的權力。

而且,我這個為“海底撈”打拼了13年、曾幫助你們在河南夯實“海底撈”行業第一的功臣,卻被你們扣上了擾亂市場導致混亂的帽子!甚至還在2019年5月13日,以我“竄貨”為借口,干脆一紙公函,撕毀所有的合作合同,還要單方面取消我們所有的經銷權!

在事先沒有任何有效溝通的情況下,要把我們公司13年來的勞動成果全部拿走,完全置我們13年來辛辛苦苦替你們開拓市場的功勞于不顧!你們這種過河拆橋、卸磨殺驢的行為,令我們心寒!更會令全國的經銷商朋友們心寒!

本來,我們是一個蒸蒸日上的商貿公司,現在,卻因為你們的單方面毀約,直接導致我們公司的營業額減少70%!這不僅僅是一個品牌經銷權失去的問題,而是直接導致我們整個公司的解體,以及公司上下七十多名員工的失業和流離失所。

張姨今年已經53歲了,很可能失業后將再也難以找到工作。她的一個月3000元的工資,可能你們這些年薪百萬、身價千萬的高管們看不上眼,卻是張姨和她正上高中的兒子一個月的生活費!

我為這樣的公司遺憾,也為曾經為這樣的公司服務過13年為恥。

編后

關于這件事的是非曲直,我們暫不掌握更全面的信息,僅有該經銷商的一面之詞,不好妄下結論。

但廠商打天下時休戚與共,坐天下時矛盾重重,種種事例并不少見。對于這件事及背后反映出來的廠商關系,你怎么看?你是否也遇到過類似問題,歡迎在留言區暢所欲言!

寫個文章不容易,求打賞

  • 收藏

寫評論

條評論
   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金苹果彩票安卓 北京pk10八码可以赚钱 做输入法 如何赚钱 打麻将技巧常用四招 警察故事2013赚钱吗 彩金捕鱼版下载 网上玩游戏赚钱违法吗 ag捕鱼王视频 手上有几十台手机怎么赚钱6 0140李逵劈鱼 看新闻刷头条怎么赚钱 王者荣耀新赛季 阿里云授权 赚钱吗 红警单机版 steam中最容易赚钱的游戏 怎么养狗赚钱快